旅行见解

北极冰雪之旅

  • 1,615 公里行程
  • 130 只爱斯基摩雪橇犬和小狗
  • 酸脚趾鸡尾酒里有 1 个人脚趾

我们决定前往冬季中心地带——育空(Yukon)地区和西北地区(Northwest Territories),欢度这个冰雪季节。 我们装好大衣和靴子,计划了为期一周的公路之旅,体验冰雪世界的一切。 沿着冰雪之路驱车穿过冰封的北冰洋,看着天空中盘绕的北极光,这在我们的愿望清单上排在第一位,但随着学习驾驭自己的爱斯基摩犬和在苔原上雪鞋漫步的加入,愿望清单不断变长。 哦,对了,还要拜访真正的淘金小镇,一定少不了下等酒馆和跳康康舞的姑娘们。 

天 1
淘金热
前往道森市(Dawson City)有 550 公里的路程,乘坐 SS 克朗代克号(SS Klondike)轮船似乎比较浪漫,但我们的面包车会更快。 经过一座圆木搭建的教堂和“摩天楼”,在前往怀特霍斯的途中我们首先在布雷伯恩旅馆(Braeburn Lodge)舒展了一下腿脚,在那里,我们瓜分了一个有我的头那么大的巨型肉桂面包! 吃饱喝足,我们在剩下的旅程中都昏昏欲睡,但莎拉一直在聚精会神地读着杰克伦敦的经典作品。 到了下午,我们在道森市的木栈道上漫步,这座历史悠久的淘金小镇有一家由妓院改造成的精品酒店,以康康舞女而著称。 我发现当地的育空酒馆有不少好东西值得品尝,正是这些美酒帮助我们鼓起勇气,参加成为真正北方人的仪式——喝下一杯酸脚趾鸡尾酒,那里面真的有一个腌过的人脚趾!
天 2
苔原漫步
我们叫醒了镇上的所有人——包括穿着全套红色制服的骑警! — 狗拉雪橇队欢呼着沿白雪皑皑的街道疾驰而下,开始深入阿拉斯加的 210 英里(338 公里)赛跑。 我们则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左转上了富有传奇色彩的丹普斯特公路(Dempster Highway)。 我们在颠簸的石子路上向着正北方前进,看着苔原和锯齿形墓碑山脉(Tombstone Ranges)向不断身后退去,当墓碑山脉终于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真正地进入了北冰洋。 莎拉令人惊讶地发现了一家子在冰雪中活动的全白松鸡。 当我们驶进途中唯一的落脚点雄鹰平原酒店(Eagle Plains Hotel)时,我们看到的小动物已经比汽车还多,但这就是你来到世界这一地区的目的,不是吗? 在酒吧里,我们听当地人讲述“疯狂捕手”的故事,这时有人叫道:“极光!”,并向外指去。 我们抓起外套,跑出去欣赏北极光呈现的璀璨绚烂。 我们躺在雪地里,尽情欣赏闪亮的北极光天幕,当我们开始发抖的时候就跑进酒吧暖和暖和。 那一夜我们几乎彻夜未眠。
天 3
跨越北极圈
睡眼惺忪地醒来,喝了一肚子咖啡之后发现仍然徒劳无功,但快到中午时,我们还是争先恐后地举起香槟,庆祝我们在 403 公里处第一次穿越北极圈。 由于预料到后来我们可能会睡着,因此我们绑好带来的雪鞋,莎拉立刻朝我扔了个雪球,把原计划的踏步变成了一场比赛。 我终于报了仇,然后我们一起修建了我们自己的因努伊特石堆(inuksuk)作为和平的表示。 然后告别育空地区,进入西北地区,这当中可以小睡一会。 行驶 735 公里(457 英里)后我们到达了丹普斯特公路末端,经过伊努维克(Inuvik)的冰屋形教堂时,我们知道我们真的是在北方了。 紧贴遥远的北方这一主题,我们那天晚上很是奢侈了一下,享用了一顿以驯鹿和红点鲑为食材的北极大餐。
天 4
驾车穿过北冰洋
下一站——北冰洋! 海面已经封冻,突然之间我们就驾车直穿过去,就像卡车司机在结冰的路上开车,或者就像莎拉开玩笑所说的那样:“在结冰的路上开面包车”。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北冰洋的冰面上犁出一条条道路和路标,就像绵延无尽的溜冰场,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按规定的时间开出去! 我们的车轮下是两米厚的透明海冰。 当我们走完 195 公里后到达路的尽头时,发现我们置身于图克托亚图克,这是一个孤立的因纽特人村落,象我们经过的其他北极居住区一样,主街上都有一个铁圈,供痴迷篮球的北极孩子们练习投篮。 我们见到了“图克”村的非官方市长,然后参观了小镇,包括争先恐后爬下梯子进入冰窟,这是一个地下公共冷却室,每个人的雪橇犬食物都藏在这里,以免遭劫掠。 游览之后,莎拉径直走向村里唯一的小礼品店,买了几个当地妇女做的串珠钱包。
天 5
图克村和小丘
脱下胖乎乎的彩色羽绒服! 相反,我们的因纽特人向导递给我们这一天穿的制服:传统的狩猎装束,包括舒适的厚夹克,风帽周围是一圈真正的毛皮。 我们跳上雪橇,雪上摩托车拉着我们穿过小镇,驶向远方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冒出的白色小丘。 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小丘,但这些冰和冻土构成的高大山丘对喜欢滑下雪坡的人来说实在无法抗拒。 打滚可能是更好的描述,还要加上永远难忘的景色和让我们保持温暖的开心笑声。 时间到,我们该掉头沿冰路返回伊努维克了,然后搭乘小飞机飞往怀特霍斯。 从那里驱车片刻就到了旷野中的墨特观光牧场(Muktuk Guest Ranch),育空地区远征狗拉雪橇比赛的冠军、北方名人弗兰克·特纳(Frank Turner)就住在这里,还有他的 130 只精力充沛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和热切盼望被人抱的可爱小狗。
天 6
与狗共舞
我们这一天的任务是作为新手,完成照顾小狗的内部工作。 我们喂狗,参加训练跑步,见证每一只雪橇犬都必须遵循严格的等级制度,最好的狗可以睡在最接近房子的地方。 最棒的环节是驾驭这些狗,学习如何组成我们自己的团队。 狗显然热爱拉我们出去的工作——莎拉绑在雪橇上的一条毯子里,我坐在她身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穿过洁白的雪地,在树林中穿行。 这感觉就像是圣诞节来临。 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燃烧的卡路里! 我们用当地野牛肉和麋鹿肉搭配从特纳的有机温室采摘的蔬菜和香草,亲手制作了一顿晚饭,然后贪婪地狼吞虎咽。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晚,我们诚心诚意地祈祷北极光会再次出现在夜空,所以我们给篝火加足燃料,一边烤着棉花糖,一边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等待。
天 7
南方,我们回来了!
在我们向南飞往温哥华之前的最后一个早晨,我们决定在北部城市购物狂欢——怀特霍斯有好几家画廊和艺术品商店。 莎拉想扩大她的​​纪念品和礼品收藏,我则被因纽特人的雕刻所吸引。 她最后选择了一个手工制作的第一民族桦树皮盒,其上面的花朵是用豪猪身上的刺蘸着传统的水果和树叶染料绣成的。 我呢? 我爱上了当地艺术家的一组小水彩画,白雪皑皑的北方风景会时刻提醒我们在世界之巅度过的难忘冬季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