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见解

未知的领地

  • 3,612 公里的旅程
  • 1处观熊点
  • 7个搭建帐篷竞赛

招手对现代化社会说再见,然后进入西北地区的纳汉尼。我们是城市人这毫无置疑,但是当我们渴望拥抱自由和大自然时,最好的方式就是逃离城市来到这里。当我们划桨经过各种野生动物时,宽阔疾驰的河流和高塔般的岩石墙成为旅途中的常见之景,我们会为了一顿即兴的野炊,淘金或者游泳探险而中断划桨之旅。我们都认同这是此生最接近荒野的一次经历,而与此同时,又让我们感觉如家般温馨。

天 1
浩渺的蓝色远方
我们不仅是离开了大陆,更是远离了文明。虽说在飞往北方的辛普森堡前,我们于阳光明媚的温哥华度过了短暂的时光,但当我们飞离这片文明之地时,下方的土地逐渐被明亮湖泊和陡峭山谷所点缀。最终我们靠近耶洛奈夫,飞机正朝向大奴湖的边缘降落,此时天空明亮,而时钟指向了下午10点……没错,就是下午10点。我们登上了另一架水上飞机,飞越了山区和壮观的维吉尼亚瀑布,终于降落在一条宽阔的河流边,然后搭起帐篷并准备起我们的晚餐。
天 2
地狱门
伴随着培根和香肠烧烤的香味,我们在另一个明亮的北方清晨醒来。用过早餐后,我们整装待发,在维吉尼亚瀑布附近最后一次搬运行李。我们边看着向导组装船只,边感受着奔流的咆哮,在匆忙用过午餐后,旅程正式开始了。河流湍急,但尚可驾驭,这对于我们其中只在电视荧幕上看到激流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开端。当我们漂流到“地狱门”(Hell’s Gate)时,河流变得更加狂野了,“地狱门”这个称号果然名副其实。在和河流激烈的搏斗过后,我们终于到达了里格利溪(Wrigley Creek),并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对于和真正的荒野相遇来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开始。
天 3
漂流、垂钓和淘金
我们重新坐上了皮划艇,除了Cory外,其他所有人都找到了能让皮划艇保持平衡以阻止河水弄湿裤子的位置,而他突然间的咆哮则证实了这一点。当我们划桨前进时,第三峡谷(Third Canyon)的石墙在河流两旁耸立,我们不时的能看到狼群和其他动物正在茂密的丛林中瞥视。在岸边停靠后,垂钓、淘金(很遗憾我们没有成为百万富翁的运气),并发现了几块此生见到的最平的岩石。在水中划桨数小时后,我们搭起帐篷和篝火,准备晚餐并等待演出。演出?没错,午夜阳光的璀璨演出。
天 4
顺流而下
享用过一顿热气腾腾的自制肉桂圆面包后,我们前往大弯(Big Bend),这时从清早就笼罩天际的云层终于散尽,阳光洒满大地。当我们快速划船经过第二峡谷(Second Canyon)和无头溪(Headless Creek)时,我们已经相当的冷静老练了。如果岸边有任何野生动物,它们也早已在Marie-Claire差点翻下皮划艇并开始大呼小叫前跑远了。中午炙热的阳光把河水烤的温暖,我们选择跳入河中游泳。Marie在游泳过后做起了瑜伽,其余人则发现这里是露营的绝佳地点,当然,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晚饭问题。
天 5
峡谷探险
早晨,我们集体合力才将yson从他那温暖的睡袋中拖出,但真正唤醒他的是优酪乳和格兰诺拉麦片。烈日当头,河流宽广,我们其中的一些新手想换个方式玩乐,结果Cory做了一个漂亮的抱膝跳水,表现完美。而后我们准备早早的搭建起帐篷来。我们将皮划艇停泊在岸旁,开始健行登山的旅程,途径几条小溪。河水非常冷,景色特别赞。晚餐前,我们享用了一些由北方草本植物制成的热茶,在帐篷内用手电筒进行一会阅读,而帐篷外则是萧瑟清净的茫茫草原。没有网络、电视和手机,这对我们来说,一点问题也没有
天 6
休闲爱好者
完成我们的峡谷旅程后,玩乐的时间到了。我们有目的性的在一处河流与温泉相接的地方搭起了此帐篷。有人用石块砌起了一个天然的温泉池,使得冰凉的河水和滚烫的温泉水完美交融于此,温度恰到好处。时间过得飞快,我们都不记得是否有人开始裸身游泳了。我们在河流中划了一会桨作为餐前运动,而后发现我们并不是唯一在帐篷周边徘徊觅食的存在,在食物的周边发现的小熊掌印证实了这一点,我们万分庆幸,因为这并不是大熊的掌印。
天 7
乘坐飞机返回
最后一天的节奏缓慢而又自在。Tyson执着于在河中捕鱼当早餐,但是事实证明实现这个想法有点困难。其实这也不错,因为对除了Tyson以外的大家来说,薄煎饼远比河鳟更适合作为早餐。我们在河中最后一次游泳嬉戏,随后划着皮划艇顺流而下,快艇正在终点等待,我们很高兴旅程的最终部分能以非人力划桨来驱动,我们登上水上飞机,并重新回到了文明世界。一来到城镇,我们就径直前往烧烤区享用午餐,并冲了一个热水淋浴,当我们在野外待上一周后,连浴巾都没法维持白色了。这儿有像家一样的温馨,感觉固然不错,但是我们无法忘怀这段比生命还要伟大的加拿大探险行程,及每个人脸上无比快乐的笑容。